部门介绍

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
首页期刊杂志深圳教学研究深圳教学研究2013年第1期德育天地

初中生英语厌学团体心理辅导实验探究

2013-01-07 作者:胡德华 分类:德育天地 浏览次数:

【摘  要】调查发现,不少初中生存在英语厌学心理。通过对23名英语厌学生进行为期近4个月的一系列团体心理辅导实践,得出结论:我们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明显地缓解初中生的英语厌学情绪,然而要更好地改善其英语厌学心理,还得辅助于其它多种心理干预手段和有效教育教学措施并坚持不懈。

【关键词】初中生;英语厌学;团体心理辅导

 

英语,我国基础教育的一门主干课程,是中考、高考的必考科目。然而,一门如此重要的学科,我们很大部分中学生却对之感到头疼,出现了不同程度的英语厌学情结。所谓“英语厌学”,是指学生出于种种原因对英语学习失去兴趣,从而表现出对待英语学习的消极情绪态度、低自我效能感以及在英语课堂行为中的不良表现方式。身为一名学校心理健康教育教师,笔者曾经于2012年2月至5月期间,对我校23名八年级初中英语厌学生进行了一系列的团体心理辅导,试图通过历时近4个月的干预实验,探讨心理辅导对于改善学生英语厌学心理的实际功效。

一、实验目的

初步探讨团体心理辅导是否能够明显地改善初中生的英语厌学心理。

二、实验对象

采用随机抽样方法对深圳市龙华新区民治中学八年级5个班的245名初中生进行测查,然后选取其中46名英语厌学情绪较高者作为本次实验对象,其中男生33人,女生13人。被试的具体构成情况见表1。

表1 实验被试构成表

    班级

组别

八(1)班

八(3)班

八(5)班

八(7)班

八(8)班

合计

实验组

3

3

4

3

2

15

23

0

1

2

1

4

8

控制组

4

6

2

5

1

18

23

2

1

0

1

1

5

合计

9

11

8

10

8

46

三、实验工具

测查工具:采用自编的《中学生英语厌学问卷》,问卷由“情绪态度消极、学习低效能感、课堂行为欠妥”三个维度、共20个项目组成。问卷α系数为0.918,且效度良好。

统计工具:采用SPSS16.0统计软件包,进行数据分析处理。

四、实验程序

(一)问卷前测,确定实验对象

利用自编《中学生英语厌学问卷》,采用随机抽样方法,对我校八年级(1)班、(3)班、(5)班、(7)班、(8)班共5个班的245名初中学生进行“英语厌学水平”测查,回收到有效问卷229份。将问卷总分按照高低顺序进行排列,筛选出总分位前的27%的高分组(即英语厌学情绪重者)共计49名,占总体人数的21.40%。从调查情况来看,我校八年级英语厌学生人数不少,而且厌学水平不低。

由于当时有3名学生不愿意参与配合本次实验,故予以剔除。把其余46名学生随机分成两组,每组23人,将其中一组作为实验组,另一组作为控制组(被试构成详见表1)。

(二)按部就班,实施心理辅导

控制组学生,学习生活如常,对其不施加任何心理干预影响。

实验组的23名英语厌学生被确定后,实验教师主要利用每周三下午第八节课外活动时间,集中精力对他们实施了为期近4个月(2月22日~5月30日)的团体心理辅导,共计13次。每次辅导活动时间约为45分钟,活动地点均安排在学校心理活动中心。具体辅导过程与内容简介如下:

第1次~第2次:融化壁垒,和谐关系。英语厌学情绪较重的这些学生,绝大部分对老师持疏远甚至反感态度,他们的归属意识也相对淡薄。消除师生之间的隔阂,建立亲密、友好、信赖的师生关系,是有效开展本次团体心理辅导的先决条件。为此,辅导教师本着真诚理解、平等尊重、密切关注的态度,首先向23位英语厌学生表明自己的助人立场。然后,通过“滚雪球”、“背摔”、“人椅”三个游戏活动,帮助学生互相认识,形成团体,增强其归属感、信任度与凝聚力。最后,借助“真情表白”环节,帮助学生合理宣泄积聚于自己内心多年的英语学习不满与怨恨情绪。

第3次~第4次:探寻症结,合理归因。要改善学生英语厌学心理,必须充分了解学生的厌学成因及其过程。辅导教师事先安排了“勇敢闯关”的热身游戏活动,让学生思考讨论个人“闯关”成败的原因,引导学生深刻认识和感悟道理:“失败本是人生常态,成功完全取决个人;只要自己愿意努力、爱动脑筋、不言放弃,困难和阻力就一定能够克服。”接着,借助 “快乐时光”冥想练习,帮助学生重温自己昔日最快乐、最美好的英语学习时光,唤醒他们的愉悦情绪。最后,通过“心有千千结”、“剖析自我”两个环节,运用询问、释意、倾听、共情等技巧准确而广泛地获取学生的英语厌学信息,作好记录,为后续开展针对性的辅导活动,提供依据。

第5次~第6次:改变认知,重拾自信。经过分析与归纳,发现厌学生几乎都有一个共识:英语难学,自己脑子笨,不适合英语学习。为改变厌学生的不当认知、消除其畏难情绪,辅导教师精心设计了“平面上竖蛋”、“灯泡上立蛋”、“平面上垒砌乒乓球”三个游戏活动,帮助学生充分体验到:“只要静心、细心、用心去做事,看似不可能的事情完全成为可能。”接着,学生分组参与“愚公移山”与“龟兔赛跑”的游戏,在游戏活动中,让学生再次深刻领悟:“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的道理。最后,让学生观看一段“韩国学生学习英语”的视频,在思考与讨论中,帮助学生重拾自信。

第7次~第8次:挖掘潜能,激发动机。英语厌学生虽然在英语学习方面存在不足,但这些孩子自有聪明天性。为了挖掘他们各自潜能,辅导教师首先让学生进行一分钟“击掌”,简单的击掌活动,让学生意识到自己蕴藏着巨大的潜能。接着,进行二项思维创意练习“如何向庙里和尚批量推销梳子”、“给你100元,你最大能创汇多少”。在头脑风暴中,孩子们的智慧得以发挥,潜能得以挖掘,间接学习动机开始萌发。最后,在“闪光点发掘”环节中,孩子们互相分享了自己的兴趣与特长,对此,教师和同学给予充分的肯定与鼓励。

第9次~第11次:行为矫正,优化个性。针对英语厌学生胆小自卑、自制力差、性情懒惰、学习方法走入误区等个人主观因素,辅导教师重点对他们进行了行为矫正训练。在“Up And Down”热身游戏活动中,教师有意锻炼学生耐挫力与意志力。通过榜样示范、行为塑造等手段着重对学生进行注意力、记忆力、言语表达能力等训练。在“10分钟盲区”环节中,逐步锻炼学生的自我监督、互相监督、自我控制能力等。整个行为训练旨在完善与优化学生个性,调动学生自我管理积极性与主动性,帮助学生进一步体验自我控制、自觉学习、学习得法、学习有效的乐趣,培养学生良好的学习行为习惯。

第12次~第13次:分享收获,祝福道别。活动伊始,辅导教师组织学生参与“英文字母”、“七上八下”两个热身游戏,一则帮助学生进行“英文单词脱敏”,二则让学生感受英语学习的趣味性。接着,全体学生围圈而坐,每位轮流分享自己参加团体心理辅导的感受与收获,同时评价其他同学的进步。最后,辅导教师给每位学生分发一张白纸,请他们各自在纸顶端写上“×××(自己姓名)的祝福”,然后按顺时针方向依次传给其他同学,每人都写下自己对他人的祝福和建议,或用绘画等形式表达。当转完一圈后,每位学生细细品味他人对自己的诚挚祝福与建议,并对他人深表谢意,就此一一握手道别。

(三)问卷后测,考察实验效果

实验结束时,对实验组和控制组的46名英语厌学生再次进行问卷测查,以考察团体心理辅导是否产生效果。

五、结果与分析

(一)实验结果

1.两组学生实验前英语厌学水平与英语成绩差异比较

实验前,对实验组和控制组的英语厌学水平与英语成绩进行差异显著性检验,结果见表2。从表2可以看出,两个组在各项指标上不存在显著差异,表明两者同质性较好。

表2 实验组和控制组学生前测英语厌学水平与英语成绩差异检验(N=46)

变量

实验组(N=23)

控制组(N=23)

T

P值

平均数

标准差

平均数

标准差

情绪态度消极

3.897

.669

3.832

.786

.303

.763

学习低效能感

4.217

.549

3.819

.816

1.943

.058

课堂行为欠妥

2.899

1.069

3.123

.784

-.813

.421

问卷总分

73.870

11.017

72.304

12.240

.456

.651

英语成绩

39.000

11.447

33.670

13.034

1.473

.148

注:本次英语成绩是学生学完第一单元的考试成绩。

2.两组学生实验后英语厌学水平差异比较

实验结束后,对实验组和控制组学生英语厌学水平各自的增量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检验结果见表3。

表3  实验组和控制组学生后测英语厌学水平各自增量差异检验(N=46)

变量

实验组(N=23)

控制组(N=23)

T

P值

平均数

标准差

平均数

标准差

情绪态度消极

-.277

.643

-.038

.298

-1.619

.113

学习低效能感

-.652

.670

-.029

.351

-3.951**

.000

课堂行为欠妥

-.239

.799

.123

.319

-2.020

.050

问卷总分

-7.565

4.860

.261

3.957

-5.989**

.000

注:** p﹤0.01

由表3可以看出,实验组与控制组学生在英语厌学总体水平以及学习低效能感维度上表现出了极其显著的差异,实验组显著优于控制组;而在情绪态度消极、课堂行为欠妥两维度上不存在显著差异。以上结果表明,参加团体心理辅导的学生,其英语厌学情绪有了明显的改善,心理辅导取得了一定的效果。

(二)分析讨论

经过为期近4个月的团体心理辅导,学生的英语厌学情绪有了明显的缓解,这说明心理辅导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从t检验结果来看,实验组与控制组学生仅在学习低效能感维度上表现出了极其显著的差异,而在情绪态度消极、课堂行为欠妥两维度上不存在显著差异。这就意味着,要更好地改善学生的英语厌学心理,仅通过短期的团体心理辅导是难以奏效的,必须在进行心理辅导的同时,辅助于其它干预手段或教育措施并坚持不懈。

初中生产生英语厌学的原因很复杂,既涉及到学生个体,又涉及到教师、家庭、学校和社会等因素;既有客观原因,更有学生内在的心理原因。23个英语厌学生中,绝大部分学生英语学习基础较差、学习目的不明确、态度不端正、学习不得法、怕吃苦、性情懒惰等,这些因素足以导致他们英语学习效率的低下,再加之英语学习上的长期失败以及英语教师等的漠视,学生很难不产生英语厌学心理。尽管此次团体心理辅导非常注重培养厌学生英语学习动机、激发其英语学习兴趣等,然而由于这些厌学生学习英语已有7年多的历史,他们对英语学习已经产生了稳定的心理定势,不少学生甚至出现了习得性无助心理,而且已经养成了不良的学习习惯,所以,要在短期内完全改变厌学生对英语学习的认知、提高他们学习英语的兴趣,的确不是一件易事。

学习效能感,作为个体对自己能否顺利从事学习活动能力的一种主观判断或信念,它的形成与个体的成败经验、替代经验、言语劝导等有关。学习低效能感维度上的显著变化得益于心理教师实施的一系列团体心理辅导活动。首先,在团体心理辅导过程中,心理教师始终对英语厌学生给予真情的投入与高度的关注;在运用言语开导的同时,特别注意了赏识与激励的作用。其次,心理教师精心设计的各种游戏环节,也让这些英语厌学生充分体验到自信与快乐,这或多或少地改变了他们畏惧英语的消极情绪,提高了学习效能感。

至于实验前后,两个组在课堂行为欠妥这一维度上没有表现出显著差异,原因很可能在于:两个组的英语教师、班主任乃至整个学校,平时都非常重视抓实课堂教育教学常规,而且经常整顿班纪校风,当然也与家教有关。这一结果说明,目前大部分初中生在校学习英语时,都能够较好地处理自己的课堂行为。

六、实验结论

团体心理辅导在一定程度上能够有效且明显地缓解初中生的英语厌学情绪,然而要更好地改善他们的英语厌学心理,还得辅助于其它多种心理干预手段和有效的教育教学措施并长期坚持不懈。

 

 

参考文献

[1]傅安球,聂晶,李艳平等.中学生厌学心理及其干预与学习效率的相关研究[J].心理科学,2002,25(1):22~23.

[2]胡德华.中学生英语厌学问卷的编制及其应用研究.{硕士学位论文}.南昌:江西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发展与教育心理学,2009.04.

[3]蔡桂芬.初中生厌学原因的分析及矫治对策研究.[硕士学位论文].辽宁:辽宁师范大学教育学原理,2007.

 

(责任编辑: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