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门介绍

负责中小学(幼)课程改革及各学科教学教法研究、中小学(幼)教学研究和课程改革指导、学科教学质量监测、升学考试研究与指导、教师继续教育教学、深圳对外支教工作;负责市教育局委托的其它工作。
首页十大中心初小幼教学研究中心幼儿教育教研资源幼儿发展与评价

情感智力的神经生物学:怎样用大脑在压力下保持冷静

2015-07-10 作者:Holly Elissa Bruno 分类:幼儿发展与评价 浏览次数:

情感智力的神经生物学:怎样用大脑在压力下保持冷静


“你们知道主任想让我们做的那些沉闷的教室档案吗?我没在做我的,让我们尽管伪造一下吧,”当维多利亚主任走进员工会议室时,幼师罗克西这样力劝大家。当罗克西意识到她的主任的愤怒,稍稍假笑了下并问:“嘿,维多利亚,你的周末过得怎么样啊?”所有的眼睛紧张的望向红着脸的主任。维多利亚将说什么或者做什么来面对罗克西在公众场合的无礼呢?

我们有很多术语来表达愤怒:被惹怒、爆怒、怒不可竭、狂怒。先不管我们怎么描述它,我们大都不想被那种由内而发的推动力所控制。失去自制力的代价很高。它的后果会让我们因为羞愧和窘迫而变得憔悴。同事们不再确定能否信任我们,于是避开我们。那些长大后以我们的每一个情绪和动作为模本的孩子们会全神贯注地注视我们。我们背叛了我们的人格和专业核心价值,特别是“尊重每一个个体(孩子、家庭成员和同事)的尊严、价值和独特性”。失去它可能会导致纪律处分或者甚至被解雇。

引爆那种内在的大爆发时你的细胞层面会发生什么?我们是否会受急速的生物力量支配还是我们能有意识的请求,并且/或者无意识的依赖我们神经生物学的组件来恢复我们的观点并且挽回局面?专家和同事那里有哪些实用的技巧来帮助我们保持我们的专业呢?

一、在压力下做决定的神经系统学

事实上,我们所有人都可能不经意地容易受鲁莽的行为所影响,不是因为我们本身是脾气暴躁的人,而是因为我们生物上连接着不假思索的回应所感知到的威胁。多亏了不断发展的社会神经系统学领域(即人际关系如何影响我们体内的每一个细胞以及大脑/神经系统如何影响我们的人际关系的研究)我们现在知道更多关于是什么引发勃然大怒,以及我们能做什么来阻止及减缓它。

用神经系统科学的术语描述我们的大脑,对早教者看来可能枯燥无味、毫无关系。然而,保持对我们内部进程的了解能使我们做出明智的决定,并让我们从陷入重复的无果的模式中解放出来。

二、被威胁所激活的生物机制

我们都知道影响我们的情绪的某些人。维多利亚主任本期待着踏入某场每周员工会议,直到她无意中听到罗克西正诋毁美国幼儿教育协会。而它的制证程序正是维多利亚强烈支持的。在维多利亚可以停下来去思考该做什么之前,她已经面红耳赤。让我们来看看罗克西的“威胁”对维多利亚的生理上产生的影响。

三、杏仁核:内部的爬虫

想象一下凝视你自己的大脑内部。在中间部位你会看到四个杏仁状的腺体,它们被称为杏仁核。杏仁核能保护我们远离伤害,它也是调控引发心绞痛酶的开关。接下来的肾上腺素或者皮质醇突增,像一个潮浪,消灭了我们的思维。这是我们的惊愕反应。

当你的开关被按下,杏仁核此时就是焦点。它激励我们去保护和防护别人和我们自己。如果我们看到一个两岁的孩子要去咬另一个孩子的肩膀,我们会冲过去分开两个孩子。南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研究者把这个称为照顾-帮助反应,在这种情况,个体会快速集中来帮助其他在危机中的人。

不管你怎么命名杏仁核的影响,结果是一样的:顷刻的,强烈的行为。正如Cozolino评注的一样,“杏仁核的工作速度远远比意识快很多,以至于它可以使刺激物和对害怕的反应同时出现。”

四、镜像神经元:我们怎样感知彼此的感觉

我们有一种被称为镜像神经元的神经细胞可以让我们不用思索去模仿那些我们周围的人的感觉和动作。试想一下镜像神经元是怎样运作的,想象一群闪闪发光的鱼,一边向前冲,一边向上游,像在进行完美的同步运动。有那么一种生物力强迫着那种完美。类似地,如果你在体育赛事上感觉到人群的兴奋,你就已经体验到镜像神经元在起作用。

不论好坏,镜像神经元会模仿那些我们周围的人的感觉和/或肢体动作。如果你在一场员工会议上是积极乐观的,而其他人都是面无笑容、消极的。你的神经元会反射到负面的情绪,而你的乐观主义很有可能会被拉下来。类似的,如果每个人都在望着天,你会发现你自己也在抬头看。

镜像神经元在集体环境下有积极影响也有消极影响。它们可以促成一种集体精神和生活乐趣的感觉,并且让我们深深的神会彼此。但是镜像神经元同样也会让少数人有害的消极性撕碎团队斗志。

“杏仁核劫持”是丹尼尔*戈尔曼提出的术语,阐述当我们被惹怒并急切的行动。如果维多利亚的杏仁核被劫持,她的雇员的镜像神经元很有可能会染上紧张,通常也有害怕的情绪。

这和领导阶层有什么关系呢?“在人际中的情感流动,权利很重要”,格尔曼解释到。被雇佣者下意识会更注意一个领导者的信息,而不是一个同事的,除非那个同事是实际上的领导者。

正如领导者可以正面的影响员工的态度和行动,坏分子会产生负面影响。例如,一个猖獗的搬弄是非的人会有相当大的力量去用非言语行为来传播她的威胁给其他人。人们开始想,“如果她向我搬弄是非,她有一天也会说我的是非。”在一个团队中能力最大的人,不管有没有领导者的称号,将对团队成员的镜像神经元有很大的影响。

镜像神经元对一个领导者对其员工的沟通交流有很大的责任。Cozolin提醒我们“我们大大低估了我们和那些身边的人交流的信息的程度…以及我们有哪些潜意识过程,虽然我们看不到它,别人通常看的很清楚”

镜像神经元的影响以及杏仁核对领导者来说可以是赐福也可以是灾祸。员工深深感觉到他们领导的鼓励和远见。这给领导者力量去推动正面改变,去抚慰伤痛感觉。然而,如果一个领导者失去了它,(经历一场杏仁核劫持),她发泄的情感可能会迅速打倒员工的斗志。

我们怎样避免失去对我们情绪的控制呢?

五、帮助恢复理智的大脑组件

当我两岁的儿子,尼克,无法说服另一个孩子让他玩一个令人垂涎的玩具,他有时借助于咬。尼克的老师和我会干预,说:“用你的语言,尼克。”因为尼克的大脑成熟,解决问题的能力取代了冲动行为。像尼克,就算是受到威胁,我们依赖于我们大脑的各种部分来让我们恢复理智。

六、眼窝前额皮质:大脑的执行功能

在人类大脑进化时发生了一种很有用的发展。慢慢的,我们的前额皮质生长,我们在威胁之中退一步和恢复理智的能力也随之增长。虽然杏仁核依旧可以不顾我们的执行功能(基于眼窝前额皮质[OFC]),但是我们可以采取有意识的行动来恢复我们大脑的冷静部分。

情感智力是一种像我们读书一样读人的能力。心理研究者Salovey和Mayer在定义“情感智力”时解释道,“情感智力包括准确感知的能力、评价和表达感情的能力、存取和/或生成感觉来帮助思考的能力、理解情绪及情绪知识的能力、调节情绪来促进情感及智力成长的能力”。简而言之,情感智力的意思是“管理感觉来让它们能合适而有效的表达,使人能顺利的就同一目标来一同工作”

情感智力帮助我们从我们的感觉中认识和学习。我们需要情感智力来准确的理解别人和我们自己。我们不应该被无意识的生物力管束,例如杏仁核劫持或者镜像神经元的模仿,我们可以改进我们的情感智力来:

1、通过问自己“我的体内正在发生什么?”“我正从别人那感染到什么情绪”来认识及倾听我们的感觉。

2、接受那些提供有效信息的感觉:“这些感觉和情感告诉我什么?”

3、退后来恢复观点并识别选择:“如果我的心现在不激动,我会怎么做呢”

一个人的智商(即理性的合并和分开概念、评价和理由,及进行抽象思维的能力)通常与大脑的执行功能有关。多年以来,智商被认为是未被情感感染的智力。纯逻辑分析被认为优越于由感觉导致的混乱思想。

逻辑思维仍旧是关键性的,然而,它的执行功能是远远不够的。我们需要情感智力来帮助我们辅助那些执行功能。从我们情感来的数据可以显著作用于我们的理性分析。丹尼尔*戈尔曼提出我们生活中百分之八十的主要决定需要的是情感智力而不是智商。

七、情感智力:感觉是一种自由并永无止境的数据源

多亏了镜像神经元,我们无法从那些察觉到我们气馁、紧张或开心的人那隐藏我们的情绪。我们的心跳经由电磁脉冲与我们五尺以内的人联系着信息。心跳加速可能表示,“欢迎!”或者“离远点!”尽管我们不能停止我们的情感传达,我们能注意那些情感的迹象:

害怕:呼吸很浅,喉咙变紧,心跳加速,想要逃跑或者战斗的压力

生气:脸发热,肾上腺素上升,拳头紧握,肩膀绷紧准备作战

内疚:向下看或者看别的地方,感觉内在很小,紧缩身躯

羞愧:强烈的压力感觉枯萎到无,或者“痛打我们自己”,心脏收缩

欢乐:轻松的心跳,头抬高,威震八方,能量充足,展开身体去拥抱

悲伤:嗓子里感觉有东西,视线模糊,胸闷,心痛

在导言的事件中,维多利亚涨红的脸把她的愤怒带给了她的员工。她出汗的手掌告诉她,她意识到了环境中害怕的感觉。在那一刻,拥有这些有价值的情感信息,维多利亚可以做一个深呼吸,把她的肩膀放松,然后向她的执行功能请求帮助。

想象一下执行功能是怎样工作的,想象一个练太极的人,一种用来自卫的武术。当一个攻击者袭击一个太极专家,那个专家会移到一边。这导致了袭击者失去平衡,使暴力能量被偏移了。我们的情感智力,像太极一样,可以让我们情感上移开步伐,远离伤害。

执行功能可以使我们保持冷静。如果你在某些东西未惹怒你之前能停下来一段时间思考一下,你的眼窝前额皮质可能启动了。

八、脑岛,前扣带皮层,颞上回:相信我们的直觉

有的时候,当我们的杏仁核冲击到我们的眼窝前额皮质,我们需要依靠大脑中的其他部分。幸运的是,大脑中的其他功能能让我们做出合适的行文,特别是在面对危险时。马尔科姆*格拉德维尔将这些本能进程中的一项称为“薄片撷取”,薄片撷取发生在当我们判断情况或者个体基于最细微的经验时。格拉德维尔解释道,“在任何我们遇见一个新朋友或者必须快速搞清某事的意思或者遇见了一个小说场景时,我们用已有经验来做出本能反应。我们做出薄片撷取反应,因为我们有这个能力,以及[有]需要依赖那种能力”。薄片撷取不是一种罕见的能力。它是“作为人类的意义的中心部分”

在大脑中的三个部分帮助我们做出瞬间的,本能的决定:

脑岛 (在情感处理时起作用);

前扣带皮层 (让我们基于已有经验和对先前结果的评价做出决定);以及,

颞上回(帮助我们通过读他们,以及我们自己的感知刺激物来预感他人的思想及情感).

我们听过英雄主义行为,像那个能像瞪羚一样跳跃去救了一个掉下纽约地铁铁轨的病人的人。或者美国航空公司飞行员Sully,依靠薄片撷取操纵他的飞机在Hudson河安全着陆。大部分这些英雄都简单的说,“我只是做了别人都会做的事情”。

相信我们的直觉,我们在危险环境下的的本能决定是可靠的。本能决定远远不是不理性的行为:它们用的是我们在之前遇到的困难经历时的经验。每一次我们将一个欲咬其他孩子的孩子移开,我们依靠的是我们保护孩子远离危险的直觉。

功能核磁共振成像研究没有显示当我们做本能决定时,眼窝前额皮质“兴奋起来”。反而,大脑某部分连接到情感及本能(脑岛、前扣带皮层和颞上回)被激活。在外行人来说,做一个本能决定,我们听从体内明智的声音。我们的执行功能本身不能最好的解决问题。请注意我们的本能反应和直觉引导着全部的,有效的决定。

格拉德维尔将这个描述成我们“适应的潜意识…巨型计算机快速且安静处理我们所需的保持人类功能的大批数据”的作用。拉迪亚德*吉卜林将其称为保持“你的头脑清醒,当他人都失去了理智,并将其责怪你时”

九、怎样在压力下做明智的决定?

多亏了最近在神经系统科学的研究,我们现在知道我们在压力下不仅能依赖于理智进程还有本能直觉。当你不管从内部和外界的害怕的压力准备去做正确的事情,先回想一下。

我们能从同事和其他专家那里学到哪些关于怎样在压力下做出明智的行为呢?我很荣幸采访了一些早教专家及其他的人关于“当所有人都失去理智,并把错误怪在我们身上时,我们应当怎样保持冷静”的问题。这里是一些他们从事在压力下修复大脑中的部分的深刻见解:

我检查我自己:我生气吗?沮丧?着急?我承认那些感觉是我身体的一部分。然后,我和那些感觉对话:“我知道你沮丧,我怎么帮助你?” — 布莱恩*罗宾逊,

《工作过度的教师:献身,害怕还是对工作上瘾?》

就像我们对孩子说的一样,“你可以生气,但是你的行为不需要愤怒”— 黛布拉*苏里文,

《处理校园或校园活动中的死亡》

将吵闹的鸭子转变成翱翔的鹰。找出到底怎么回事:大部分的人的生活中都有“大事小事”。告诉他们,“跟我说,你干嘛这么反感呢?”开发一个包含所有人的行动计划— 内拉*康纳斯,

“教师消极性:将谔谔之人转变为欢呼之人”

仔细听一次来抓住中心思想。在中心思想向下钻取数据。重新吸引人的注意力到解决问题上来。问,“你认为我们该做什么?你认为我该做什么?我想帮助你,但是我也需要你的帮助”— Rick Kirschner,

“和你无法忍受的人相处”

十、幽默:情感智力有力的伙伴

幽默能使最沉重的场面活泼起来。当我嘲笑自己的时候,在那一刻,我正忍受一次“客服我自己”的好机会。布朗建议“当人能在他们的工作中找到娱乐的感觉,他们成了真正强大的某人”。笑声和玩笑能让我们用杏仁核、我们的纯逻辑OFC枕额周缘,及我们的薄片撷取能力共同合作。想想维多利亚应当怎样号召她大脑内所有的资源来用她的幽默专业的处理罗克西的无礼。

罗克西对维多利亚暗中破坏的评论像一支毒镖,但是维多利亚躲过了它。她停了一下,深呼吸,然后坚定的面对罗克西的凝视,说“听上去我们需要一场关于课堂档案的坦诚的谈话。你们都知道我是永远都不可能得到最具组织主任奖的,但是,如果我能在你们的帮助下完成系统的文档,我相信我们能一同努力,然后你们都能完成自己的课堂档案。相信我,弄虚作假不是正确的选择。罗克西,跟我们站在同一线上:你对档案真正的问题是什么,你真正需要做什么来完成这项工作?”

当我的女儿,莉莉,在幼儿园的时候,我和她一起去她一个朋友的生日宴会。莉莉穿着她最喜欢的紧身点点泳衣,看上去十分可爱。

其中一个爸爸一拳打到我脸上,“你对你的女儿做了什么?”他声音大的每个人都转过来,看着我。我被惹怒了。我想一拳打回去。不知怎么地,我注意到里面的一个温和而理智的声音,然后说,“谢谢你对我女儿的关心。莉莉是韩国人。有的韩国孩子有一些蒙古痣斑看上去像瘀痕。莉莉没有被瘀打。她背上皮肤的天然色素现在是黑色和蓝色,过不久会好的”

然后我说了一些事情来缓和气氛。人们都笑了,孩子们继续玩耍。而我依旧能听到我的心跳声;然而,我并没有失去它。

到今天,我回忆起这件事就像看录像一样。尽管我想要怒吼回去,内心里一个微弱的声音响起,我听从了。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下一次你被惹怒时,要知道你的大脑有着强大的能力来帮助你明智的行动。Louis Cozolino说:“当我们成长,我们的杏仁核也在跟我们一起成长。它似乎与我们越来越温和,而且越来越少因为恐惧和焦虑而被触发”。也许领导们总是能意识到这一点。

资料来源:《YOUNG CHILDREN》2011年第一期:The Neurobiology of Emotional IntelligenceUsing Our Brain to Stay Cool under Pressure 作者:Holly Elissa Bruno。深圳市彩田幼儿园王薇编译